某日,老师在课堂上想考考学生们的智商,就问一个男孩:“树上有十只鸟,开枪打死一只,还剩几只?”
男孩反问:”是无声手枪么?”

“不是.”

“枪声有多大?”

“80~100分贝.”

“那就是说会震的耳朵疼?”

“是.”

“在这个城市里打鸟犯不犯法?”

‘不犯.”

“您确定那只鸟真的被打死啦?”

“确定.”老师已经不耐烦了,”拜托,你告诉我还剩几只就行了,OK?”

“OK.鸟里有没有聋子?”



“没有.”

“有没有关在笼子里的?”

“没有.”

边上还有没有其他的树,树上还有没有其他鸟?”

“没有.”

“方圆十里呢?”

“就这么一棵树!”

“有没有残疾或饿的飞不动的鸟?”

“没有,都身体倍棒.”

“算不算怀孕肚子里的小鸟?”

“都是公的.”

“都不可能怀孕?”

“………,决不可能.”

“打鸟的人眼里有没有花?保证是十只?”

“没有花,就十只.”

老师脑门上的汗已经流下来了,下课铃响起,但男孩仍继续问:”有没有傻的不怕死的?”

“都怕死.”

“有没有因为情侣被打中,自己留下来的?”

“笨蛋,之前不是说都是公的嘛!”

“同志可不可以啊!”

“………….,性取向都很正常!”

“会不会一枪打死两只?”

“不会.”

“一枪打死三只呢?”

“不会.”

“四只呢?”

“更不会!”

“五只呢?”

“绝对不会!!!”

“那六只总有可能吧?”

“除非你他妈的是猪生的才有可能!”

“…好吧,那么所有的鸟都可以自由活动么?”

“完全可以.”

“它们受到惊吓起飞时会不会惊慌失措而互相撞上?”

“不会,每只鸟都装有卫星导航系统,而且可以自动飞行.”

“恩,如果您的回答没有骗人,”学生满怀信心的回答:“打死的鸟要是挂在树上没掉下来,那么就剩一只,如果掉下来,就一只不剩.”

老师当即晕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