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、森林里最近交通经常赌塞,便组建了一个交警队,黑猫就是其只的一员,一上路,可把它给忙坏了,看见兔子开车过来,它马上吹哨,训斥道:“兔子,看你眼睛红红的,你酒后驾车?”
螃蟹的车也开过来了,它又吹哨:“螃蟹,你又横穿马路?!!”。
骑电动车的袋鼠路过,又被它拦住了:“袋鼠,你以后不许骑车带小孩!”
一瞧见乌龟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怒道:“乌龟,谁让你上快车道的?”

2、老虎托喜鹊捎话给猫,请它过来喝两杯,猫接到消息,忧心忡忡的过来了。。
“大王,您不会拿我当下酒菜吧?”猫战战兢兢地问老虎
“你这是说哪儿的话?别忘了,我也是猫科动物。既然同出一门,彼此帮忙还来不及呢,怎么能互相残害呢?”老虎热情地说。
“您的话真让我感动,大王。”猫对老虎感激涕零。
虎猫以鸡血入酒,开怀畅饮。
喝着喝着,老虎渐渐皱起了眉头。
“大王是不是不舒服?”猫小心翼翼地问。
“没,没有。我今天叫你来,是有件麻烦事同你商量。”老虎爪子紧紧抓住了猫。
“大王请讲。只要有用得着臣的地方,就是赴汤蹈火,我也不会‘喵喵’乱叫。”猫疼得咧着嘴说。
“大王最近得了一种奇怪的病,尾巴痒得不得了,经常整夜睡不好觉。吃了很多种药,可是不见好,昨天医生我弄到了一个偏方,今天我想试试。”老虎诉苦道。
“什么偏方啊大王?”猫问。
“偏方……就是……要用一只猫的骨头煮的水涂在尾巴上,几天以后就会好了。”老虎一只爪子抓着猫,另一只爪子轻轻抚摸着猫的头,放声大哭,“我真是于心不忍哪。”
“我思前想后,只有暂借你的骨头一用了。你陪伴了我好几年,我还真有点儿舍不得呀。”老虎已经哭得不成样了。
“大王,”自知必死的猫恢复了清醒,喃喃道:“自古言:‘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’只要能治好大王的病,我死而无憾。只是,我有妻小,很是安心不下。”
“一切都包在我身上。你死后,我只要你的骨头,厚葬你的皮肉。至于你的家小,我一定会照顾到底。”老虎安慰着死到临头的猫。
“我就怕老狼欺负它们……”猫热泪滚滚地说。
“它敢。”老虎愤怒地喊道,“医生说了,我的病每年都要犯一次………………”